三青顏料

放亮的天空与寒凉的光。

为什么不活的快乐一点

在真空中人看到自己,却无论如何也无法看清其阴影下的面貌
只有平静,只留下平静

现实与虚幻的夹缝中,光的影子笼罩在我的脸上。

生于信息量,食幻想而苟活。

我好累。

世界
世界世界
世界世界
世界世界
世界世界

易碎的快乐、易碎的积极,为什么,快乐永远都是假象,痛苦扎进你的心脏

白色、白色、白色
意识时而很轻,时而很重
我听到
世界外面
有水滴落的声音

泠染韶华。:

“要是你过着我这样的生活,对生活变得像我这样厌倦,有时候还会想着,‘也许这种生活得持续上五六十年——有些人就是这样,’——于是感到头晕目眩,烦闷不堪。六十年中的每一年似乎全围着我转,用漫长的时刻和没完没了的时间来嘲笑我——嗐,姑娘!我告诉你,当大夫说他担心你恐怕不会再过上另一个冬天时,你会感到很高兴。”


——《南方与北方》